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福建白癜风初期病因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3 01:46:36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福建白癜风初期病因,昭苏白癜风医院,物理性因素是如何诱发白癜风的,洪江白癜风医院,江西白癜风主要症状,德州白癜风主要病因,潼关白癜风医院

原标题:权力的游戏:金雀花王朝的王教之争

文|[英]马克·莫里斯

节选自《约翰王:背叛、暴政与<大宪章>之路》

大名鼎鼎的金雀花王朝是统治英格兰时间最长的王朝,长达3个多世纪。这是一个同时被祝福和诅咒的王朝,它孕育出的15位君主,有的英明神勇,被英国人视为民族偶像和骑士精神的象征,有的仿佛被魔鬼缠绕,陷于背叛与猜疑的漩涡,最终被自身的黑洞所吞噬——约翰王就是这样一位“非凡”的君主。

他生于金雀花王朝至为鼎盛的时期,统治疆域从苏格兰一直延伸到耶路撒冷。然而他当政之后弄丢了诺曼底几乎全部的领土,英格兰也承受着这位暴君的高压:横征暴敛,专政专权,打压贵族、平民,并拒绝承认教皇指令,英格兰岛长达6年没有响起教堂钟声……

国王与教会的权力游戏,是怎样的波澜诡谲。

征税:把手伸向教会的钱包

1206 年12 月,约翰返回了英格兰。在欧洲大陆取得的军事成就使他备受鼓舞,但那还是远远不够的。如果想征服诺曼底、曼恩和安茹,他需要一支规模更大的军队,进行一场更加持久的战争,于是也就需要筹集更多的钱财。

约翰于1204 年丧失诺曼底之后,英格兰政府已经陷入了紧急状态。自1207 年以后,这种情形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18世纪素描:战争中的英国炮兵

国王的第一个想法是向神职人员索取财政援助。他前往伦敦,与应诏于1月8 日聚集在那里的大贵族和主教长会面,同他们商量自己的计划。他对主教等神职人员解释说,他的目的是获得他们的允许,从英格兰每名享有圣俸的神职人员身上扣除一定比例的收入。但主教们拒绝了他的计划。

与此同时,约翰和他的顾问们正在谋划着一个更为雄心勃勃的计划,那就是从英格兰的每个人身上征税,不论是神职人员,还是俗人,不论是大贵族、主教,还是教区神父、农民。

为了征税而采取的措施可谓是煞费苦心和坚持不懈。财产价值的评估由特定的法官进行,他们到自己负责的特定郡县中的每个教区和城镇中巡游。而且,对逃税的惩罚非常严厉,不以实际情况进行申报,以及藏匿财产的人,一经发现,将被打入监牢,所有财产没收,交由国王处置。

事实上,有一名大贵族确实胆敢违抗约翰的命令,他就是约克大主教杰弗里。1207 年时,他对征税表示了强烈反对,将自己大主教辖区内企图征税的人悉数逐出了教会。约翰没收了杰弗里的财产,并迫使他前来面见自己。

这位主教跪在了国王的脚下,请求得到国王的恩典。然而,约翰的回应非常温和,他也跪在了主教的面前,嘲弄他说:“看,我的大主教,我在这里也给您跪下了!”没能取得任何进展的杰弗里,只好向教皇求助,流亡国外。

国王vs教皇:书信中的角力

教皇并不是约翰青睐的人物之一。早在1207 年,大约在“牛津会议”举行的时候,关于坎特伯雷纠纷结果的消息传到了英格兰。教皇英诺森三世,终于在12 月决定对此案进行裁决。

在他的要求下,15 位坎特伯雷修道士、英国主教和国王的代表统统来到了罗马。大概是受到了来自教皇方面的压力,修道士一致选举兰顿为坎特伯雷大主教。

圣诞节的前几天,英诺森写信给约翰,将这个“好消息”告诉了他。得知这一消息后,对于斯蒂芬·兰顿的任命和诺里奇主教的落选,约翰怒不可遏。

作为回应,他没好气地给教皇回了信,毫不掩饰自己的不满。他在信中说,教皇取消了约翰·德·格雷的任命,反而任命了一个自己几乎不了解,而与自己在法国的敌人为伍的人,这种做法是可耻的。

此外,除了对兰顿的排斥以外,另一条重要的原则也需要重申,那就是,在任命坎特伯雷大主教一事上,英格兰国王应当有发言权。

18世纪铜版画:游行中的英国士兵

而教皇和坎特伯雷的修道士,合谋侵犯了国王的这项权利。约翰一方面提醒英诺森,英格兰为教皇金库提供的资金,比阿尔卑斯山以北任何其他国家提供的都要多,一方面发誓将至死捍卫英格兰国王的权利,仍宣布任命约翰·德·格雷为下一任大主教。

信的结尾处,他还对教皇进行了赤裸裸的威胁,称如果教皇不答应他的条件,他将切断英格兰与罗马的全部联系。1207 年6 月,约翰收到了教皇英诺森的回信。教皇十分生气,他厌恶约翰在上次来信中的口气。

教皇写道:“本座以仁慈和善的语气修书于你,向你发出请求和劝告,而你给本座的回信,言辞犀利,骄横放纵,咄咄逼人。”

对于国王对新任坎特伯雷大主教的否认,教皇也并不认同。在信的结尾处,对于约翰的威胁,英诺森也以相应的威胁予以了回应,警告约翰“不要在这件事情上,与上帝和教会背道而驰,光荣的烈士和大主教圣托马斯·贝克特,不久前才为这项事业献出了自己的生命”。

约翰接到这封回信之时,英诺森就已经采取行动了。6月17日,他并没有等待来自英格兰的进一步答复,就私自在罗马以北55英里之外的意大利城市维泰博举行了宗教仪式,任命兰顿为坎特伯雷大主教。

约翰做出了回应,宣称任何承认兰顿为大主教的人,都是国之公敌。此外,他还命令两位骑士和肯特郡郡将坎特伯雷的修道士赶出英格兰。

禁令与清算:国王与教会的决裂

8月末,英诺森三世在听说约翰将坎特伯雷的修道士暴力驱离的消息之后,表现出了令人吃惊的镇定。当然,他立即向罗切斯特主教下达命令,将参与袭击教会的人,统统逐出教会。

但在他给约翰写的信中,表现出的更多是悲痛,而不是愤怒。尽管他表现出一如继往的爱和善意,但约翰却不知悔改,继续听信谗言。教皇写了这封信,但他并没有寄给国王本人,而是寄给了伦敦、伍斯特和伊利的主教。

宗教壁画:教皇英诺森三世

他们三人受命前去向约翰表示抗议,敦促他接受斯蒂芬·兰顿担任大主教的决议,并重新接纳坎特伯雷的修道士们。如果约翰拒绝配合,他们将颁布禁令,这就意味着英格兰将不会再举行任何礼拜仪式,实质上是发起了一场英国神职人员的罢工。可以肯定的是,国王拒绝了主教们的请求。

3 月23 日是一个星期天,这一天,英格兰境内的所有教堂都宣布了禁令的执行。从此以后,这里不再会有礼拜仪式,不会再举行弥撒;教堂中不会再举行婚礼仪式,除非是将死之人,否则教堂不再聆听任何人的忏悔;身故者也不能再埋葬在神圣之地。

在那个星期天,教堂的钟声最后一次响起,在国王屈服之前,它将不会再发出声响。

此事早在约翰的意料之中,他也已经做好了报复的准备。第二天一早,也就是禁令执行的第一天,他的士兵破门而入,夺走了英格兰境内所有神职人员的一切财物和土地。同时,国王放出消息,称现在是对神职人员的清算期。

此后长达六年时间里,英格兰岛都再没有过上帝福音的护佑和教堂钟声的荫庇。

这一切“足以使地狱蒙灰”的暴行最终导致贵族和骑士反戈,愤怒的人们以武力将他围困在国之一隅,迫使他签下了限制君主专权、体现公民权利和法律尊严的重要文件:《大宪章》,成为英国宪政体系的起源和基点。

感谢:中信出版社授权发布

现实版《权力的游戏》,

知名通俗历史作家震撼新作,

精彩讲述金雀花王朝残酷瑰丽的历史,

再现《大宪章》诞生的伟大时刻。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华宁白癜风医院